美国心理学教授妈妈: 别被育儿书坑了,你并不能塑造孩子的未来...

2021-11-21 06:30 来源:《外滩教育》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看点现在,越来越多的父母有了科学育儿的意识,但是琳琅满目的育儿书往往观点相悖,让人不知道该遵循哪一条“金科玉律”。不过,科罗拉多大学的日裔美国心理学教授Yuko Munakata有一个不太一样的观点:父母可能没办法塑造孩子。孩子会成长为怎样的人,受多种因素影响,包括基因、环境、性格、养育方法。父母的养育方式只是众多影响因素之一。为人父母确实应该尽力养育好孩子,但同时也不需要把所有结果都归结于自己的养育方式上,重视孩子本身比“塑造一个成功的孩子”更重要。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小花生网 (ID: xiaohuasheng99)

文丨檩子 编丨Luna

2019年,科罗拉多大学的日裔美国心理学教授Yuko Munakata,作为世界知名的儿童成长研究专家,在Ted发表演讲。

演讲的标题是:别被育儿书骗了,你可能真的没办法塑造你的孩子。

她本科就读于斯坦福大学,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获得心理学与脑神经学博士需学位,妥妥的学霸知识分子。

长期以来,她致力于研究儿童心理与成长。选择这样一条道路的原因,也和她自己的家庭有关。

她的大儿子,出生不久就被诊断出一个非常罕见的疾病;这个经历,让她对儿童成长、儿童教育方面的科学研究,有一种“使命般”的投入。

Yuko Munakata 与丈夫、孩子

Yoko说,一直以来,我们都把育儿这件事情看得非常重。总觉得一个孩子的成功,一定跟他的父母的养育方法有直接关系。相反,一个孩子的失败,也一定是因为在他的成长过程中,父母做错了什么。

但父母对孩子未来的影响真的这么大吗?Yoko通过大量的实证研究,得出的结论是:父母对孩子必然有影响,但这种影响带来的结果,却不是父母可以预期的。

也就是说,你可以影响孩子,但孩子在你影响下最终会成什么样,却不是你可以控制和预见的。

这个结论,的确有很多鲜明的例子,可以佐证,比如,美国总统圈,这样的例子就很多。

比如,我们写过的特朗普和他早早去世的哥哥的故事:

面对同样一个严厉爸爸,一模一样的成长环境,兄弟二人的应对与一生,迥然不同。

左边是哥哥,右边是30岁时的特朗普

和勤奋、精明、成功的希拉里相比,同父同母的弟弟,各方面表现,完全相反。据说,克林顿和他弟弟,奥巴马和自己的兄弟,也是差不多“截然相反”。

希拉里和弟弟托尼·罗德姆(左),

弟弟2019年去世

俗话说,“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如果家庭教育能塑造孩子,为什么同样的父母、同样的教育方式,孩子的成长最后会呈现完全不同的样子?

这位教授的演讲,会给我们解决一些困惑:

● 我们可以塑造孩子的未来吗?

● 如果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有限,我们该怎么做?

目前,这支Ted演讲还没有中文翻译版本,因此为了方便大家快速获得要点信息,我们专门翻译了演讲词中文版,并做了注解,相信读完后,你一定会大有收获。

育儿书不会告诉你的事:

我们无法塑造孩子的未来

几年前,在我开展《教养与儿童发展》课程的第二天,一名学生找到我。她犹豫了一会,然后对我坦白:“我对这门课的内容真的很感兴趣,但我更期望的是,如果未来有一天我有了孩子,这门课能帮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家长。”

但她失望了,因为我们这门课要讨论的是“父母其实并不能塑造孩子的未来”。因此,她直接得出结论,认为我的课程不会对她有帮助。

当时我感到十分错愕,心想,难道正视育儿科学和儿童发展,与成为一名好父母没有关系吗?我希望,我的课能改变她的想法。

做父母的,总是想要给孩子最好的。无论我们年轻或年老,贫穷或富有,已婚或离异,都是如此。

许多育儿书籍声称要帮助家长达到最佳的育儿效果,或者帮助我们解决每天要面临的教育难题。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帮助我们发现我们何以成为现在的自己。

可问题是,这些育儿书籍传递的信息经常是相互矛盾的。

比如,是选择虎妈式教育,还是对孩子自由放养?是像荷兰人一样,让孩子成为世界上幸福感最高的孩子,还是像德国人那样,养育自力更生的孩子?

同样是育儿畅销书,

传递的育儿观点常常是完全相反的

而这些相互矛盾的育儿书,都传递了同一种观点,那就是:如果你的孩子没有成功,那一定是你做错了什么。

不过,好信息是,育儿科学研究的结果,提出了不同的观点。

想通过父母的育儿选择来预测孩子们的未来,就像通过蝴蝶振翅来预测台风一样,三个字:不可测!

大家都知道那只著名的蝴蝶吧!

比如,它在中国扇动了几下翅膀,扰乱的空气恰好能改变流向白色热带海滩上空的气流,从而加剧海水蒸发,形成螺旋状的风,并在6周后,引发加勒比海的飓风。

蝴蝶效应是一种混沌现象,说明了任何事物发展均存在定数与变数,事物在发展过程中其发展轨迹有规律可循,同时也存在不可测的“变数”,往往还会适得其反,一个微小的变化能影响事物的发展,证实了事物的发展具有复杂性。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洛伦兹(Edward N.Lorenz)于1963年,在一篇提交纽约科学院的论文中分析了这个效应。

如果你是父母,你就是那只煽动翅膀的蝴蝶,而你的孩子就是那股具有大自然的惊人力量的飓风。

你塑造孩子的方式,就像蝴蝶引发飓风一样。复杂、影响力巨大,其结果却不可预测。

有些人可能会问,那些“龙生龙凤生凤”、“有其父必有其子”的例子是怎么回事?

他们似乎只能看到育儿这一单一力量所产生的作用。

然而一个孩子的成长是受许多因素一同影响的,例如成功的父母、优秀的基因、优秀的同龄人和良好的成长环境……

但是,要弄清楚究竟是哪种力量决定了孩子成为怎样的人,是很困难的。你可能会说,“好吧,确实很难把这些影响因素拆开来看,但我们有理由推测,父母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也许吧。

关于“育儿”这件事,

我们真的了解吗?

对了,大家知道自行车是怎么运作的吗?

相信很多人都觉得自己是了解的,因为你见过别人骑自行车,也许你自己骑过,甚至教别人骑过。就像育儿这件事一样,你见过、也许你自己做过,甚至也教过别人怎么做。

我们总是对我们(自以为)所知道的感到自信。

比如,当我们说自己知道自行车如何工作时,我们以为自己的脑子有这样的画面:踏板、链条和轮子……(就像下图很严谨、专业的样子)

但事实上,当人们在解释自行车如何工作的时候,他们画的图是这样的……

人们并不如自己想象得那样清楚自行车的运作原理。

其实,很多常见的事情也一样,比如拉链啊、彩虹……很多时候,人们对于自己正在激烈争论的话题,也并不真正了解。

因此,当你真的强迫一个人去解释这些东西的运作原理时,他们通常做不到。要知道,如果只是关注育儿问题或者对此充满信心,并不代表我们真正理解这件事。

而且,没有人敢说在育儿这件事情上的判断是绝对正确的。看看这世界上有多少种育儿方式和理念吧。

例如,在印尼的爪哇人认为亲生父母可能会对孩子过于“溺爱”,因此他们会觉得孩子和养父母生活,成长得会更好。

爪哇族是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岛一个民族,

他们主要分布在岛的中部和东部。图片来自网络

而处于比较原始的”狩猎采集社会“中的母亲,如果发现孩子在玩刀时割伤自己,虽然会觉得难过,但同时也认为,这些割伤是探索自由的代价,因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值得的。

即使在我们这样的社会中,直到 1970 年代,“育儿”才成为了一个常用词。在此之前,父母从未被看作是孩子未来的积极塑造者。

相信很久之后,人们在未来回看我们今天的育儿观点时,可能会像我们现在听到过往的或其他地区的观点一样惊讶。

科学证明,

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是有限的

科学可以帮助已经成为父母的,或像我学生一样将会成为父母的人,去了解父母实际上是怎样塑造了自己的孩子。

数以百万计的儿童被研究,以解开所有这些交织在一起的因素。

这些研究,追踪了同卵双胞胎、异卵双胞胎以及普通兄弟姐妹的成长情况。他们有的是一起长大、有的是被分开收养长大的。

图片来自网络

结果证明,在同一个家庭长大,并不会让这些孩子明显更相似以及有多成功、多快乐或多自立 ……

事实上,如果你出生时被左边的邻居带走养大,而你的兄弟或姐妹则由另右边的邻居带大,你们之间的相似程度,不会比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更多或是更少。

一方面,这些发现似乎令人难以置信。想到不同家庭的父母习惯迥异:他们吵架的频率不同;教育选择不同,比如是否是“直升机式”父母;还有对孩子关爱的程度也不同……

Helicopter parents,直译过来就是“直升机式父母”,形容对孩子过度关注与呵护的父母。这个词语诞生于九十年代中期,由于美国社会对儿童安全和保护意识加强,同时孩子升学、就业等竞争较以往更加激烈,导致一些父母内心焦虑。他们除了不计成本为子女花钱“投资”外,对孩子的呵护也已到了费尽心思的地步,时刻监控着孩子的一举一动,希望凡事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我们通常会认为,这些差异足以让在同一个家庭长大的孩子比分开抚养的孩子更相似。

但其实不然。

2015年的一项元分析(即对相关研究进行的研究),在39个国家的1,400 多万对双胞胎的数千项研究中发现了一个情况。

研究人员分析了17,000多个结果,然后得出结论,这些结果中的每一种都是可遗传的,因此基因才会影响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但基因并不能解释一切。

环境也很重要,只是环境中的某些因素就可以让同处一室的孩子们长成不同的样子。有人看到了这些发现,然后就得出结论,认为育儿并不重要。无论是谁抚养你,你都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

《小谢尔顿》剧照,主角谢尔顿是一个神童,但他的亲哥哥在学习上就完全不开窍。

但另一方面,我真的应该说有另外很多方面。但因为这个事情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因此我先说一种情况。

这另一方面是,如果你考虑到同一个父母怎样通过不同的方式影响不同的孩子,会觉得研究结论也并不是那么令人震惊。

例如,当母亲提供指导时,有的孩子可能会觉得很有帮助,而她的姐妹可能会觉得这令人窒息;有的孩子在父母问他关于朋友的问题时觉得自己备受关注,但他的兄弟可能会认为父母多管闲事;有的孩子可能认为离婚是一场悲剧,而他的妹妹认为这是一种解脱。

同样的事情,不一样的感受

我丈夫和我在 20 年前体会到了这个概念,当时我们在大西洋上方30,000 英尺,正从芝加哥飞往斯德哥尔摩去参加一项研究项目。

当时空乘人员正在清理晚餐托盘,乘客准备睡觉。突然我们遇到了颠簸的气流,一群青少年开始兴奋地大叫。然后,飞机突然下降,我们看到孩子们和食品车都撞到天花板,飞机稳定了一会但随后又再次下降。

天花板的嵌板都被掀开了,露出了里面的线缆。碎片落到我们身上,人们尖叫、抽泣,而此刻飞机又下坠了一次。

图片来自网络

过了好久,飞行员才来对说我们说:“不知道刚才怎么了,我们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请大家留在座位上。”

那次经历之后,我丈夫得出的结论是,乘坐飞机是非常安全的。(笑声)

后来,航空公司给我们发了一封信,告诉我们,我们不只是简单地掉进了上万英尺的晴空湍流中。而是当时的飞机承受了2G的离心力。

我们知道飞机可以承受比这高很多倍的离心力,所以我丈夫觉得飞机很安全,他似乎真的很困惑为什么别人不这么想。我只是从抽象层面理解这个概念,但从那之后,我坐飞机的感受和之前再也不同了。

同样的事情,不一样的感受。

就是因为同一个事不会以同样的方式塑造人们,这并不意味着它没有作用。

你的养育方式会影响你的孩子,虽然不一定会让他们变得更加相似。你的第一个孩子可能因此变得更严肃,而第二个孩子却更放松;或者,第一个孩子变得想和你一样,而第二个则完全不想变成你。

你正在扇动你的蝴蝶翅膀,但你的孩子会变成怎样的飓风,并没有直接了当的结论。

小谢尔顿和妈妈

我们至少可以做到这几点

如果同一个家庭的孩子可能成长为不同的样子,育儿书怎么能告诉人们如何培养成功、快乐、自立的孩子?

此时你可能会这样想,就像我班上的学生有时说:“好的,我们明白了。儿童发展是复杂的。也许它不值得研究,因为它太复杂了。”

但意义可以从混乱中产生。

科学家们现在了解了,婴儿是如何从一个个小肉球变成会走路、说话、会思考、社交的独立个体。因为他们清楚理解了这个过程,所以可以对其进行干预。

比如,对新生儿进行测试,对可能导致其智障的遗传基因进行治疗处理。科学家们正在对父母如何塑造孩子的未来发展进行更加深入的了解。

在国内,新生儿也可以接受多种遗传病的免费筛查

科学可以教会我们很多东西。但它永远不会告诉我们一切,所以我们应该如何去做?

首先,要知道父母很重要。

这可能看起来很明显,但聪明的人不这么认为,看起来很明显的事情并不总是正确的。

其次,停止责备作为父母的自己,也不要责怪自己的父母。

想要了解父母是如何对孩子施加重要影响,是复杂且难以预测的。因此,所有那些为人父母的人,如果你觉得自己应该能通过努力让孩子变得更好,请停止对自己的责备。你能够影响孩子,但无法控制孩子会变成怎样。

对于曾作为孩子的诸位,也请不要责怪你的父母。至少不要觉得你们的成长是由他们决定的。

也请不要责怪其他父母。最近对数千名父母的调查显示,90%的母亲和85%的父亲都感觉受到了评判。接近一半的人觉得自己几乎总在遭到他们认识的人或者完全陌生人的评判。

但这些评判也许并不能反映出到底什么才对孩子最好。考虑到不同时代和地域养育方式的多样性,以及同样的父母在同一屋檐下可以以如此不同的方式塑造孩子。即使父母用尽全力,也不能让所有人满足,因为时间就这么多。

这对于“龙父母”(孩子有无法治愈的疾病,还未长大就会夭折)来说尤其如此。作家艾米丽·拉普在她的孩子被诊断出戴萨克斯氏病(一种常见于犹太人的染色体遗传病)之后提出了这个词。

她当时知道儿子罗南永远不能走路或说话,而且他很可能会在4岁前就死去。

拉普为孩子写的书《流转中的坚定》

艾米丽·拉普是一位作家,她曾像其他所有母亲一样,她为自己第一个孩子展望美好的未来。但儿子罗兰九个月大的时候却诊断出患一种罕见疾病,医生判断孩子无法活到4岁。拉普和丈夫被迫重新审视他们以前所知晓的抚养孩子的方式。他们必须学着同孩子一起活在当下;在痛苦之中寻找快乐;不计未来的照顾他们的孩子。

我不知道,这也是我长子的命运。

他出生时患有一种疾病,导致肠道无法为身体吸收营养或水分。婴儿患此病的概率仅为五百万分之一。

这太罕见了,以至于当时医生笃定地告诉我们,如果我们的孩子确实诊断出这种病,那就肯定没有希望了。

“龙父母”对育儿会有很多话要说,即使他们知道自己的孩子会夭折,又比如拿我来说,不知道我们的孩子是否能活下来。艾米丽·拉普如此写道:我们无法让我们的孩子看到光明和充满希望的未来,而只能目送他们早早进入坟墓。

这需要一种残忍、一种新的思维方式,一种新的动物。我们是“龙父母”,凶猛,忠诚,充满了爱。

我们的经历教会了我们,如何为“此时此刻”养育孩子。这种养育从其自身出发,从这一行为内在的人性出发。我自己理解的育儿方式是,今天要爱我的孩子,就在此时此刻,我要爱我的孩子。

事实上,对于任何父母来说,这就是全部。

我原以为我在儿童发展方面的专业知识将帮助我成为更好的父母,而事实上,成为父母让我得以用全新的眼光来看待这门学问。

Yuko一家

所以第三点,珍惜当下的力量,为了这些时刻对你和孩子在当下的意义,而不是它对孩子在长远的未知影响。

作家安德鲁·所罗门曾说:“我们中的许多人都为自己与父母不同而自豪,又为我们的孩子和我们不同而无尽地悲伤。”

安德鲁·所罗门:他的一篇演讲,Love, No Matter What(爱,本无条件),关于父母如何接纳孩子,十分经典,也十分精彩。

如果我们更现实一些,也许我们可以不那么难过。

如果我们放弃“孩子的未来掌握在我们手中”的想法,如果我们能够接受孩子发展的复杂性,这可以改变我们处理每天所面临的育儿决定的方式。并且使我们能够意识到,拥有一个孩子远大于塑造一种结果

我每天都无比珍惜和我正在茁壮成长的长子以及他弟弟一起共度的时光,并珍惜他们各自所走的人生道路。我们并没有搞砸这一切。

这项关于父母和孩子,蝴蝶与飓风的科学,可以让人们专注于我们生活中最重要和最有意义的事情。这可以使为人父母和曾为孩子的体验对所有相关者变得更加实际且令人满足。

而我认为这一点,对成为一个好的父母来说非常重要。

本文来自小花生网,一个专注分享国内外先进而实用教育资源的微信公众号。

关注外滩教育

发现优质教育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