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艺术考级成了“鸡娃”新战场

2021-11-20 21:23 来源:新京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艺术兴趣培训因与考级挂钩,有演变为“应试艺术”、增加学生负担的趋势。

文1807字,阅读约需4分钟

文/熊丙奇(教育学者) 编辑 李潇潇 校对 刘军

“素质培训是素鸡,学科培训是荤鸡”,“不考级就是白学”。随着素质教育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给孩子报艺术兴趣培训班。尤其在“双减”政策背景下,学生的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进一步减少,有更多的时间培养兴趣爱好,参与艺术兴趣培训。而与之相伴的,是五花八门的等级考试,一些甚至成为束缚孩子创造力、好奇心的枷锁。

培养、发展学生艺术兴趣的艺术培训,因与艺术考级挂钩,有演变为“应试艺术”,增加学生负担的趋势。遏制这一趋势,应清理规范艺术考级,并加强对校外艺术培训机构的监管,不以艺术考级刺激家长的培训焦虑。

▲11月11日,湖北武汉一家艺考培训中心,报考艺术类舞蹈专业的高三学生在接受封闭性强化培训。图/IC photo

━━━━━

考级让艺术培训成了新“刚需”

我国的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已经全面实行“公”“民”同招,并电脑摇号随机录取,也就是说,学校不可能再看学生简历、举行面谈招生。因此,一些人就不理解,既然艺术考级已无法在升学中派上用场,为何家长还热衷艺术考级?

这么说,就是不太了解家长的心态了。虽然艺术考级已基本完全与升学脱钩,但为了让孩子的履历更好看,一些“鸡娃”的家长陷入综合素质比拼,希望孩子证书越多越好,也以此展示自己的育儿成就。

加之艺术培训机构,对考级的重要性加以渲染,送孩子接受艺术培训的家长,也就被裹挟到考级竞争中,似乎孩子不参加考级获得证书,就相当于没有参加培训。参加培训的目的,就这样从培养兴趣变成了参加考级、获得证书。

当下,艺术培训与艺术考级相辅相成,成为扩大培训需求、考级需求的重要手段。据报道,近年来,我国少儿艺术培训市场规模逐年扩大,2017年全国市场规模约670亿元,到2020年这个数字几乎翻了一番,高达1300亿元。

庞大的培训市场,也滋生了各种各样的艺术考级,如乐器、舞蹈、朗诵、快板、主持等都有考级。可以说,对应每一个艺术培训项目,几乎都有艺术考级,有的是培训带出了考级,有的则是考级制造培训。

这背后的逻辑,都不是围绕培养学生艺术兴趣,而是生意逻辑,也就是把培训、考级作为一门“生意”,怎么能扩大市场规模与体量就怎么来。

如果说,学科类培训机构利用中高考的学科考试,开展提前教育把学科培训变为“刚需”,那艺术类培训机构就在利用艺术考级,意图把艺术培训变为新“刚需”。

▲资料图。图/IC photo▲资料图。图/IC photo

━━━━━

有必要给艺术培训大幅“瘦身”

这一切,显然背离了艺术培训的初衷,必定加重学生的培训负担和家长的焦虑。为此,还需对艺术考级进行清理规范。

在此方面,可借鉴治理竞赛热的办法。此前,为治理竞赛热,我国不但要求学校招生与竞赛脱钩,取消竞赛获奖的中高考加分,还对竞赛实行白名单制度,为竞赛大幅“瘦身”,严控面向中小学生的竞赛项目。

面向小学生和幼儿的考级,对促进艺术兴趣培训并无多大作用,反而会误导孩子认为参加培训就是考级,并刺激家长以功利的态度对待艺术培训。为此,有必要取消所有面向小学生及幼儿的艺术考级,对于中学生的艺术考级,也必须严格限制项目,实行白名单制度。

我国正在推进的“双减”,把校外培训分为学科类培训与非学科类培训,艺术培训、体育培训等为非学科类培训。随着“双减”的推进,不少学科类培训机构转型进行非学科培训,资本也涌入非学科类培训领域。舆论普遍担心,这有可能导致艺术、体育等培训出现新的“内卷”,增加学生的负担。

实际上,教育部对此已经明确,要出台针对非学科培训的监管措施,防止出现政策空白。艺术培训等非学科类培训机构,应有对艺术培训的正确定位,即为有艺术兴趣、特长的学生提供发展兴趣的培训服务,而不能以功利的考级来刺激家长的焦虑,以此扩大培训市场需求。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非学科类培训就可能重蹈学科类培训的覆辙,面临严格的监管。必须意识到,“双减”要减轻的是学生校外培训负担,而不只是学科类培训负担。

对于艺术培训,家长也需有必要的理性,不能盲目跟风,更不能攀比报班、考级,以为报班、考级越多越好。选择艺术培训,要结合孩子的个性、兴趣。不顾孩子的兴趣,把家长的选择强加给孩子,不但不利于培养孩子的兴趣,还会加重孩子的负担,伤害孩子的兴趣发展。